当前栏目:产品导航

原标题:房泽宇《梦潜重洋》(四十三) | 长篇科幻连载

通州市剽的建材网

周末愉快!

今天更新房泽宇的长篇小说《梦潜重洋》第43话!

【前情提要】

诗迷雅前往梦森林,阴差阳错下,她杀死巨妖,成为了新的森林女王。海兽们成为了她的军团,在战胜了雾中的恶魔后,她带着它们前往北角山。此时城堡也已接近了北角山,在这里,渔夫发现了信号的秘密。中树对他说的“其它人”会出现吗?

| 房泽宇 | 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作者,时装摄影师。酒醉时披上件黑色幽默,在舞台上演绎了场荒诞的秀。代表作《向前看》《青石游梦》。

四十三 鱼群

(全文约4100字,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。)

海水本应是深蓝的,但在夜色下呈现出一片漆黑。

七艘小船以及平板船一字排开在台阶下方,那些船是用木门和桌板、地板拼做的,一艘船能坐三个人,现在全都坐满了。平板船更大些,有船舱和驾驶室,渔夫带了三名壮硕的信徒和桑象一同上了这条船。

从绳子解开的那一刻,桑象的心就悬了起来。平板船先离开了,紧接着后面的船陆续尾随着散开。在他们前方,一尾孤舟在距城堡两百米外的海面上停驶着,黄色晶灯挂在船尾,将船身笼上一层幽光。船在微风中摇戈,上面空无一人,如同此刻异常安静的海面。

“速度放慢。”渔夫盯着那船说道。

船慢慢围拢过来,船速降到几乎静止,各艘船相距大概二十米左右,雾在远处环绕着,将这片无雾的海面围成个广场。大家都不说话,有几个人拿起酒来喝了一口,也有胆小的,一手攥着晶石,另一手拿着点火器。

“听到什么动静了吗?大副。”驾船的大胡子压低声音问。

他静静地等着,观察着。

“我们在等什么?”大胡子敲了敲仪表盘又问道。

渔夫没有立即回答。“这下面有什么东西。”他眯起眼睛巡视着海面,平静、光滑,只有一点点微波,“准备好炸弹,但我希望用不上它。”

晶石炸弹改良过,过油的晶石粉不会被水轻易泡开,所以炸弹可以在深入海下时才启爆,但掀起的波浪对这几条小船来说也有风险。

“是上次那种长着长胳膊的怪物吗?要是它,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遭遇它。”

“不,没听到它的歌声。”渔夫说,“海里的怪物可不止一种。”

平板船靠近了那艘小船,渔夫让后面的船保持距离,做好防御准备。他们也没什么好防御的,长矛、刀和木棍只能用来壮胆,城墙上的弹射机准头很一般,能抱有希望的只剩手里的炸弹了。

两艘船靠到一起后,渔夫带着大胡子和桑象上了小船,用来划船的木板漂在船的另一边。甲板上有一瓶酒,渔夫不禁酒,反而鼓励,说那是与神交流的传话筒,所以很多信徒都饮酒。大胡子摇了摇,把剩下的饮尽后抹了抹胡子。

“你说怪物不止一种是什么意思?还有其它的吗?”大胡子坐在晶灯旁边问道。

渔夫和桑象蹲在声纳前,声纳还没有启动,头上连着绳子。这根绳子的一头连在浮球上,而浮球连着城堡一根支出的铁架上。等声纳放置成功后,城堡与浮球之间会加装木棍以保持固定距离,尽可能让声纳在覆盖城堡区域的情况下能探索到最远。

“一般可怕的只在雾里面。”渔夫说,“并不常见。”

“但现在雾不是已在身边了么?”

“是啊。”渔夫点点头,把声纳打开,“如果是它们,整个城堡也不够塞牙缝儿的,有人曾经遭遇过一条非常大的鱼,他游了一天才从头游到尾巴。”

“一天一夜?那得多大?”

“很难想象。”

“后来呢?那条鱼去哪了?”

“不知道,那人发回这个信息后就失去联系了,从此再没回来。”

大胡子祈祷了几声,又喝了一口酒。而桑象这时候却没心情听他们讲故事,他的目光既没有望向声纳,也没有看着大海,他在一直看着城堡,并且紧张地发抖。

他觉得自己会死在这儿,成为渔夫的陪葬者。中树还在驾驶舱,他能看见他们,也就是说,他随时可能启动空气炮。这是中树向他介绍的武器,巨舰本身携带的科技力量,而中树一直想找机会除掉渔夫,虽然不明白他们的过节,可此时正是除掉渔夫的大好机会。

他不知道空气炮会从哪个位置发射出来,只能盯着整座城堡一言不发。

“这玩意叫什么来着?”大胡子问。

“声纳。”

“声纳,我不知道,看起来是种机械。”

“对,你是西角城的人,应该没见过。”

“可你不也是吗?大副。”

“我的身份是神的仆人。”

大胡子祈祷了一声,“这也正是我安心的原因,你和船长在这儿再好不过了,魔鬼可不会敢……”

扑通一声,他们三个转过头看向边上的平板船,留在船上的两名船员此时只剩下了一个,正呆呆地望着身后的海面。

周围的小船上也有几个人站了起来,一脸震惊。

“刚刚你看到了吗?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一条鱼?”

他们盯着四周的海面,可水面非常平静,晶灯照过去也看不到底下有什么。

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渔夫问平板船上的人。

那人变得语无伦次,指着船边,“他落水了。”接着他开始呼唤名字,“他忽然掉了下去。”他抓住船栏向下望着,可下面已没有了他的踪迹。

“他被一条鱼抓走了!”另外一条船上一个人大叫道,他看起来目睹到了全过程,“一条鱼从水里跳出来,咬住了他的脖子!”

正当他说的时候,平板船上那人忽然身子往前一扑,哔地一声也落进了水中,速度快得惊人,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硬扯下去似的。

渔夫他们三人立即回到平板船上,一直退到驾驶舱。

而其它船上的人则拿起手头上的武器,各自对向离自己最近的海面。他们等待着,不过桑象看到了,确实是条鱼,并且不是很巨大,但它就是能很灵活的将人衔下船去。

很多人都看见了,但渔夫什么也没看见,他已经掏出了手枪,对窗外小心地观察着。驾驶舱很宽敞,渔夫按下仪表盘,“声纳没来得及丢下去。”他望了望那儿说道。

没一会儿,他们脚下的方向传来一阵咯咯声,有什么东西从船底蹭了过去。桑象也紧张起来,现在开始他要紧张两件不同的事,而结果都无法由他决定。

“快回去!”他喊,“别呆在这儿!”

“你把声纳放进水里。”渔夫对大胡子说道。

“认真的吗?”

“现在就去,神会保佑你的。”

他显然很害怕,但是渔夫的命令也是无法拒绝的。于是他壮着胆子迈出去一步,对另外一条船上的人喊,“有发现什么吗?”

“没有!它不见了!”

他胆战心惊地蹭到船的梯子那儿,手伸下去抓住了拴住声纳的绳子。他又望了一眼海面,确认没有动静,才开始将声纳慢慢提上来。正当他要将声纳拿在手中时,面前的海面毫无征兆地掀起一片水花,在水花中一条鱼像弹射出来一样,猛地咬住了他胸口的衣服。这一瞬间快得让他来不及喊叫,身体向海水倾斜过去。与此同时,一直在严密观察他的渔夫立即举起了枪,碰得一声,那条鱼被打中了,放开了大胡子,纵身弹到了甲板上。

这是一条黄棕色的鱼,颈部长满了一圈软管样的肉瘤,体型不小,有两米来长。它身体最大的部分就是脑袋,有一张大得夸张的嘴,此时它正咧开这张嘴,工程案例用两副强壮的鱼鳍支住身体,向船上的人嘶叫着。

显然就是这条鱼将那两人拖下了水。渔夫又向它开了一枪,它身子一缩,鱼鳞被子弹射下来几片,伤口流出红色的血。它并没有死,却也伤得厉害了,大叫一声向船的另一头一纵,又跳回了海里。

“妈呀,这条鱼的力气可真大。”大胡子心神不定地说道。

“但它害怕子弹。”渔夫露出一副释然的表情,只是一条力气大的鱼罢了,受伤后的它兴不起什么风浪了。“把声纳放下海吧!”他吩咐说。

大胡子将声纳丢进海中,随即回到了船舱。

“这东西能用吗?”他问。

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渔夫打开仪表盘,按照在南烟市时的规定操作输入了数值,仪表盘上出现了横条的光波扫描示意图。

这时船底又响起了咯咯的摩擦声。

“还是那条鱼?它想干什么?”大胡子听着那声音问。

“让我们来瞧一瞧。”渔夫按下了最后步骤的按钮。

仪表闪烁着了一下,接着一个小白点出现在光波里,“就是它,在船的下面……”渔夫指着屏幕停住,因为在那白点边上又出现了一个白点,接着,在船的四周、这片海域里,越来越多的白点显示出来,他们三个人屏住呼吸,看那些白点点越来越密集,足有几百个。

“赶紧回去吧!”桑象惊恐地说道。

“我同意。”渔夫也这样说道,他开动了马达,立即掉转船头。

可就在这时,海水忽然露出了狰狞,像沸腾了一样,水花在每一片海面上溅起来。

“它出现了!”一个小船上的人大叫着把长矛刺下去,可在他另一边一条鱼忽然窜出来把他揪入了海中。每个人都慌了,有的拼命向回划,有的就一直击打海面上的水花。又一个人被拖了下去,而想离开的船发现船在被一群东西撞着,只能在原地打转,恐惧立刻蔓延到了极点,一条小船上接连两个人被拖下海了,剩下的那个一边祈祷一边点燃了晶石炸弹丢了下去。

随着一声巨响,他的小船被海浪掀翻了,人落在水中向城堡的方向游去,才游开了两米就张着手臂消失了。城堡上的人也看到了这副场景,但他们不敢射击,在这样的情况下炸弹很容易炸到其它的船。一楼的一个窗口里,弹射手站在那儿不知所措,等待着渔夫下达命令,这时海中忽然有一条鱼沿着墙窜上去,叼住他的脖子,把他从窗口拽了出来。

那些鱼如同会爬墙一样,接着又有几条向上飞窜,甚至连三楼的人也落海了,这下弹射手们不敢再靠近窗户,全都蹲在了墙后面。

小船一个个被打翻了,那些鱼终于露出了真身,它们不再隐藏在海下,全都在海面上游了起来。惨叫声和呼救声越来越小,只剩下哗啦啦的水花声。平板船也被它们困住了,成百上千条鞭牙鲐围绕着船开始打转。

渔夫毫无办法,他的子弹也远远不够消灭它们的,他只能举着枪张望,直到一条几十米的大鱼浮出了海面,它与鱼群同游,一只眼睛就比人的脑袋还大了,它也那样环游着,但从它的大小来看,平板船在劫难逃了。

这一刻桑象也早已忘了自己是神的化身,他发疯地感觉到死亡正在降临,并拒绝接受这一切。

“不!不!让它们回去!”

“闭嘴!”渔夫吼着他。

“我要死了!迷雅,我死前一定要见一次迷雅!”他抓住渔夫的肩膀,摇晃着他。

“放开!”渔夫一把推开了他。

可桑象不依不饶地又扑了过去,是的,他发疯了,他一天就要发几次疯,雾已经将他折磨得神经衰弱,而这一次发疯更加猛烈。

他咬了渔夫的肩膀,并抱住他的胳膊,两个人在驾驶室中缠斗了起来。他自然没有渔夫的力气大,但死抱住一条胳膊还是能做到的,于此同时他又抓向了渔夫手腕上的手镯。

诗迷雅的灵魂藏在渔夫的手镯里,他现在只想在诗迷雅身边死去,就这样渔夫抵挡着,两个人从驾驶室转了出去,而后两人都跌坐在了甲板上。

鱼群们发现了,开始缩紧圈子,船不停地被撞,左右倾斜的幅度越来越大,而那条巨型的鱼也靠近过来了,以它的体型只要向船轻轻一压,这平板船就会沉没了。

可能是渔夫也意识到了这点,不再把力气花在桑象身上了,他说:“你想见她,那么来吧!”渔夫大叫着按下了手镯上的按钮,一道光从手镯里发射出去,落到了海面上。

诗迷雅的影像如用光组成的,洁白发亮。她轻盈地站在海面上,微笑着看向桑象。

桑象顿时被她迷住了,放开了渔夫的胳膊,呆呆地望着那明亮的影子,他掉泪了。

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当诗迷雅的影像出现在海面上后,那些鱼群忽然停止了环绕,接着,它们慢慢得沉回到了海里。热闹非凡的大海忽然又陷入了沉寂,渔夫转头看向仪表,那上面的白点正在一个个消失。

他立即把镯子放在地上,让诗迷雅的影像继续播放着,自己开足马力,平板船向城堡驶了过去。

(未完待续)

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(独家授权/一般授权),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公众号、“不存在新闻”微博账号,以及“未来局科幻办”微博账号等

责编 | 康尽欢

“准备好6个月的现金流,不要让征信逾期!”“延期展期,现在就是好时机。”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在调查中发现,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,信用卡“倒卡”“养卡”异军突起,利用漏洞模拟真实消费场景的灰色操作已经形成套路。“养卡党”的兴起无疑加大了信用卡行业逾期贷款上升的风险,而银行也正在加大监测排查力度,降低风险隐患。在分析人士看来,疫情期间,银行重点防控的群体主要是负债率较高或共债率较高的客户,可采取适度降额、优化信用卡风控体系等措施来强化风险防控。

格隆汇1月16日丨今日恒指、国指小幅高开后冲高回落,截至午间收盘,恒指微跌0.07%,报28752.32点;国指跌0.12%,报11281.48点;主板半日成交590.96亿港元。从板块上看,内地物管股、工业大麻股、内房股、内地医药股、内地教育股等板块领涨,而纸业股、特斯拉概念股、建材水泥股、光伏股、汽车股等板块领跌。个股方面,今日首日上市的7只新股五跌二涨,其中,新石文化涨42%、建桥教育涨12.4%、汇景控股跌3.63%、三和精化跌0.77%、隽思集团跌6.78%、艾德韦宣跌16.83%,以及旷世控股跌17.97%。内地物管股普涨,新城悦服务等多只个股创上市新高。恒指成分股中,华润置地、九龙仓置业、申洲国际等个股领涨;瑞声、中国人寿、吉利等个股领跌。其中,工行跌1.19%,拖累恒指下跌15.7点。国指成分股中,融创、华润置地等个股领涨,海螺水泥、中国人寿等个股领跌。

港股午评:恒指半日微跌0.07% 内地物管股走强 首日上市的7只新股五跌二涨

原标题:别再穿一身黑了!春天最火的“初恋色”简直美哭!!

  据彭博,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(Andrew Cuomo)14日证实,该州首现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死亡案例。据报道,死者是一名82岁的女性,于13日去世,她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。科莫称,这名女性长期患有肺气肿。这是纽约州首例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死亡案例。

12月18日消息 在英伟达GTC大会上,英伟达CEO黄仁勋宣布与腾讯合作推出START云游戏服务。
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询咚清洁服务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